kindle電子書

資源下載,盡在我的書庫!

為什么你會覺得這個進步的世界越來越糟?評《當下的啟蒙》

 平克的新書《當下的啟蒙》里,一個主要的結論就是,從許多層面來看,我們的世界都真的變好了。

平克引用了大量數據,從16個方面,詳細地剖析了這個世界的進步趨勢。

比如說,從人類生存的基礎層面來看,全球人均壽命從19世紀中期的30歲,增長到了現在的70歲;醫療衛生條件大幅改善,新生兒及孕婦的死亡率大大降低,兒童的營養狀況得到全面提升,孩子們能受到更好的教育,受虐待的情況也少得多了;勞動階層收入增多,工作環境普遍得到改善,退休年齡也提前了;以美國和西歐為例,1870年的工人,平均每周要工作60個小時,而現在是平均40個小時;環境污染狀況得到改善,綠地面積擴大,野生動物保護區的數量也增加了。

有意思的是,平克在書里引用了2015年底的一項民意調查,這項調查是在14個國家進行的,大的有美國、英國、澳大利亞,小的有丹麥,芬蘭等等。調查結果是,大多數人都感覺, “世界正在走下坡路”“越來越糟糕”“大不如前”。

那你看,既然平克已經從數據上證明了世界在變好,但為什么普通人的感覺,卻恰好相反呢?這到底是怎么回事?

 

三個主要原因,都與人類的心理機制有關:可得性法則、忘恩之罪、人們評判自身和世界的“雙重標準”。我們來一個一個說。

首先來看第一點,可得性法則(availability heuristic)。這個詞匯對你來說,可能有些陌生,這是一個心理學術語,它指的是,人們在判斷一件事發生的可能性時,僅僅根據某些很容易被想起來的信息、或者刺激頻率比較高的信息,來“抄近路”下結論的認知方式。這種認知方式,很容易產生偏差。

舉個例子,你去海邊游泳,本來被鯊魚吃掉的可能性并不高。但假如最近頻繁出現鯊魚傷人的新聞,對你產生了很大的刺激,讓你經常想起這件事,這就會讓你覺得,去海邊游泳特別不安全。

為什么會這樣呢?這是因為,人類的大腦在進化過程中,出于自我保護的本能,往往會對壞消息更敏感。這一點,現在被很多媒體有意識地加以利用,通過傳播“壞消息”來爭奪人們的注意力,提高點擊率。在新聞界不是有這么一句話嗎?——“無流血,不頭條”,所以我們在各種媒體平臺上,最常見的往往就是那些聳人聽聞的爆炸性新聞。

可想而知,當人們常年被這樣的環境所包圍,不斷受到壞消息的沖擊,當然就會覺得,這個世界好像危機四伏、問題不斷,這就是“可得性法則”帶來的后果。

第二點叫做"忘恩之罪"(sin of ingratitude)。這個詞來自但丁的《神曲》,《神曲》中描繪了九層地獄,其中第九層地獄的名字,就叫“忘恩之罪”。

平克在書中說,面對世界的進步,人們不知道感恩,把得到的一切當作理所當然。凡是遇到問題和矛盾,人們就抱怨連天,但只要一切順利,很少有人會主動去想,在歌舞升平的背后,有多少“無名英雄”做出過貢獻。

平克舉了天花病毒的例子。天花病毒在整個20世紀,曾奪走了3億多人的生命,而現在,只要打一針疫苗就好了,這可以說是一項非常偉大的貢獻了吧?可是,有幾個人知道愛德華·詹納這個名字?他是誰?他就是在1796年發明了天花疫苗的那個科學家。

你可能會想,平克是不是在指責人類都是“白眼狼”呢?其實也不是。平克解釋說,“不懂感恩”也是一種本能,這是由人的心理機制和生理機制共同決定的。

平克提出了一個概念叫 “set point” theory of happiness,我們可以理解為“幸福定點論”。它指的是,人的心理感受有一個平均值,不管你的幸福標準是高還是低,最終都會回歸到這個平均值。也就是說,即便你有天大的喜事,高興完了也就慢慢淡了,不可能一直那么high。

同樣的道理,假如一個人得了心梗,被搶救回來了,他當時可能會感到極其慶幸,對生命充滿感恩,但等病好利索了,他還是會漸漸回到之前的心理狀態,不會一直保持“撿回了一條命”的慶幸。咱們專欄在017報告里,講過耶魯教授勞麗·桑托斯的“心理免疫系統”,大意和“幸福定點論”很相似,可見心理學家在這個問題上,早就達成了共識。

出于自我保護的本能,人類還有一個生理機制,就是俗話說的“好了傷疤忘了疼”。時間可以治愈絕大多數的傷痛,不管你曾經歷過多大的痛苦,那些負面的感受,在人的大腦和記憶里,都會被選擇性地遺忘,隨著時間的流逝逐漸消退。時間越久,負面記憶就消退得越多,最終,對于過去的世界,你留下的,大多是那些美好的回憶。

所以,從心理角度來說,人們很難對這個世界的饋贈,一直保持著感激,而是會隨著時間推移,慢慢習以為常。同時,從生理上,大腦又會選擇性地遺忘那些痛苦的經歷。難怪我們總會感覺,過去比現在要好。

第三點,人們評判自己和世界時,往往使用“雙重標準”。簡單來說,就是人們對自身的事情比較樂觀,而對世界整體趨勢相對悲觀。

為什么會對世界趨勢悲觀?羅德曼在《紐約客》的這篇文章里分析說,近代以來,每當我們提到世界發展史,總是以戰爭作為時間結點,比如“一戰前”“二戰后”“911事件以來”等等。這就相當于,人類在回首從前時,第一個跳進腦海里的,總是那些苦難、可怕的事件,好像整個歷史就是由戰爭和災難組成的。

所以,當轉過頭來面向未來的時候,我們難免會下意識地想,歷史總是不斷重演的,像這樣的天災人禍,說不定遲早還會再發生。尤其是近幾年出現的核武器威脅,更讓人忍不住猜想,假如下一次世界大戰爆發,是不是全人類都要滅絕了呢?

想到這些,人們怎么可能樂觀得起來?

還有一點,平克在《時代周刊》那次談話里也說過,人們經常搞混兩件事——到底是自己變得更糟了,還是世界變得更糟了?是個人的生活壓力越來越大,還是這個世界整體上越來越差了?所有這些認知上的偏誤,都會造成人們對當今世界的偏見。

 

那么,我們應該如何正確認識這個世界?

關于這個問題,我想,用平克寫作本書的初衷來回答,是最合適不過的。

平克在書的前言里講,他作為大學教授,被問過很多個問題,但印象最深刻的是,有一次,一個學生在課堂上問他:why should I live?翻譯成中文就是——我為什么要活著?

這個問題讓平克非常驚訝,他判斷,這個學生看起來沒有自殺傾向,也不是在嘩眾取寵,他應該就是在真誠地提問。可是,一個年輕人,為什么會問到這樣一個問題?又該怎么來回答這個問題呢?

這件事,促使平克開始思考,如何證明這個世界有沒有變好?人類在其中扮演了什么角色?人活著的意義是什么?他想用客觀的數字來回答這一切,于是就有了這本書。

平克通過研究認為,人類之所以能問出“我為什么要活著”這種問題,是因為我們有“理性”這個強大的工具。在這個地球上,人類是唯一對“意識”這個概念有“意識”的生物。從啟蒙時代以來,人類不斷努力,堅持理性思維、推動科技發展、取得自我認知突破,才有了今天這樣的社會進步,才讓這個世界變得越來越好。而這一切,值得珍惜。

那么問題又回來了,我們普通人,如何才能像平克一樣,能夠如此清醒、客觀地認識這個世界呢?

作為一位了不起的思想家,平克當然不會給你灌心靈雞湯,也不會讓你寫什么感恩日記。他給你的答案,是幾句思考與建議,充滿了智性的光輝。我由衷地激賞這段話,一個字都不忍心刪節,所以我把它放在最后,與你分享它的美好與力量。

就當是我為你讀了一首詩吧。

平克是這么說的:

記住你學過的數學:偶然并非世界的必然;

記住你學過的歷史:今天的不滿,推導不出昨天的美滿;

記住你學過的哲學:我們無法從理性的角度來否定理性,或者僅僅依靠上帝的標準來判斷真善美;

記住你學過的心理學:我們對這個世界知之甚少,不要滿足于像大多數人那樣浮皮潦草。

平克的英文造詣爐火純真,他的文字,將英文的語言之美體現得淋漓盡致,我把這段話的原文也放在這里,供你欣賞:

Remember your math: an anecdote is not a trend;

Remember your history: the fact that something is bad today doesn’t mean it was better in the past;

Remember your philosophy: one cannot reason that there’s no such thing as reason, or that something is true or good because god said it is;

And remember your psychology: much of what we know isn’t so, especially when our comrades know it too.

 

平克通過大量的數據告訴我們,這個世界真的在變好,然而人們的感受卻普遍消極,這是由人類的理機制決定的。當你覺得生活很糟時,你可以從三個方面來調整自己:從心理層面,你要知道,無論多大的痛苦,你的感受終將回歸均值;從生理層面上,你的大腦也會慢慢幫你恢復正常狀態;當你覺得學東西實在太累,堅持不下去時,可以想想平克說過的話——你學習的所有東西,都有意義。

最后,如果再有人跟你說“今不如前”,你就可以告訴他一個確切、積極的答案,當然,你還可以建議他去讀讀平克的新書《當下的啟蒙》。

我來說兩句

本文評論

共有 0 條評論
圖書分類
我的書庫手機端
幫助中心
會員登錄 ×
新用戶注冊 ×
大家乐游戏官网